大连10岁遇害女童仍未下葬大连10岁女孩儿被杀案始末

关注本站,精彩触手可及。 大连遇害女童仍未下葬 大连10岁女童遇害一事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到现在为止,受害者家属仍然没有听过犯罪嫌疑人的一句道歉,而法院判处犯罪嫌疑人给受害者家属…

关注本站,精彩触手可及。

大连遇害女童仍未下葬

大连10岁女童遇害一事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到现在为止,受害者家属仍然没有听过犯罪嫌疑人的一句道歉,而法院判处犯罪嫌疑人给受害者家属的赔偿款也一直没有落实到位,受害者的妈妈因为此事十分忧心,消瘦了很多,她表示会继续向法院上诉,而目前遇害女童也一直没有下葬,她的妈妈希望能为她讨回一个公道。接下来,大家可以和百思特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



头条新闻




大连10岁遇害女童仍未下葬



大连10岁女童淇淇(化名)被13岁男孩蔡某某杀害近一年,遗体目前仍存放在殡仪馆无法下葬,行凶方至今也未履行法院判决支付128万元赔偿金,对此,淇淇家属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20年9月8日,界面新闻从淇淇家属和代理律师处获悉,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目前已受理该案。



淇淇母亲贺女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孩子出事至今快一年了,男孩父母从未露过面,淇淇的遗体目前仍在殡仪馆存放,“最起码是等民事赔偿落实之后,给我们一个明确的交代,我们才会考虑下葬。”



女童遇害完整时间轴



下午1点刚过,淇淇哥哥送淇淇上美术课。将近3点时,蔡某某来到琪琪家水果店,询问其父“淇淇去哪了”,被告知“她上课去了”(疑似早有预谋)。下午3点,淇淇美术下课。平常淇淇都是家长来接,但是当天妈妈手机静音睡过了没接到淇淇电话,淇淇就自己步行回水果店,需步行15-20分钟。



下午3点15分左右,淇淇被目击者看到出现在小区内的一个路口。下午3点20分,监控拍到淇淇出现在一个路口,这里距家里开的水果店约50米,距离蔡某某家50米。按照往常,淇淇此时应该到了水果店,然后再从这里回家。下午3点40分,淇淇仍未到家。因为淇淇非常听话从不在外面玩,家人发觉不对劲,开始找孩子,并且报警。



下午4点30分,淇淇一家找了一圈没找到淇淇,淇淇爸爸暂时返回水果店,蔡某某再次出现问他“你女儿找找没有”,神情毫无异常。下午4点30分-5点,蔡某某和母亲一起卖废品,蔡某某问收废品的小贩要了一个装废品的袋子。之后蔡某某又扔了一次垃圾袋,里面疑似有作案刀具。下午5点,是蔡某某家里烧烤出摊的时间。



晚上6点左右,法医推定淇淇的死亡时间,7刀并非致命伤,淇淇是失血过多而死。晚上7点左右,大连天色转为一片漆黑。



晚上7点20分,淇淇爸爸打着手电筒在小区一绿化带发现淇淇。淇淇身上遍体鳞伤,衣衫不整,身上压着两个垃圾袋,里面装有砖头和碎瓦块。地点距离蔡某某家不到五米,有不少围观群众。



晚上7点20分-7点30分,蔡某某来到现场围观,并说出“真死了啊?”晚上7点30分,蔡某某站自家窗户拍摄现场视频,发布在班级群并发表多段言论,包括“小孩死了,让人扒光给杀了”。晚上8点左右,蔡某某继续在班级群“演戏”,表示“警察办事这么草率吗,把我加入嫌疑名单,我一个小孩怀疑我,我手上破了个口子,我把擦过血的纸扔那了,不会恰好沾到她身上吧”。



晚上8点30分左右,蔡某某继续表示“怀疑我了,我的指纹咋整,我虚岁14岁,未成年。”因为血迹顺着蔡某某家延伸到5米外的树丛,蔡某某家里也都是血迹,血都顺着楼梯流了下去,所以案子很快就破了。(网传淇淇家人找到蔡某某家时,蔡母正在擦拭地板上的血迹。)



晚上11点,蔡某某被抓获,被抓时手上有一伤痕。当夜,蔡某某供述犯罪事实。10月23日,蔡某某因未成年被释放,由父母监管,舆论发酵。10月24日,蔡某某被收容教养。



从行凶到案发,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家里那么多血迹,只要蔡某某的父母曾在过家里,就不可能不知情。而且一个女童死了动静那么大,蔡父蔡母很难说在破案前毫不知情。从蔡某某几次出现的时间点可以看,他是有预谋的。蔡某某有可能是看淇淇家人寻找,就干脆把她杀了。



蔡父的说法是他在睡觉,而蔡母你可是陪着儿子一起卖过废品。蔡某某才13岁,因为未成年,可以“逃过一劫”,可蔡某某母亲,你可是早超过18岁了,你该负什么责任呢?



知道血型、指纹、自己14岁未成年,这真的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心思。在整个作案过程中,身强体壮的蔡某某会哄骗,有心计,杀人后淡定、心理素质强,会狡辩,心狠手辣,善于伪装、知道转移视线、抛尸时缜密,再加上多次尾随、骚扰女性前科,这样的孩子长大后,真的会非常可怕。



头条新闻


以下是淇淇妈妈在 “第一人称voice”栏目中的发声



我是大连女童遇害案的淇淇妈妈。应“第一人称voice”栏目(潇湘晨报×腾讯新闻)的邀请,讲述下最近案子的进展。



昨天我们去辽宁省省厅交材料,这次交的是刑事材料,因为孩子去世快一年了,查他父母是不是参与作案和包庇。希望省厅早日给我们受害家属答复。



前天法院带一些人上案发现场了,我的家人也去了,法院对他家房产进行查看,评估好后进行拍卖、赔偿,所以我们家属才有机会来到现场。我进屋一看,跟当初被告知的现场情况全不一样,没法形容眼前看到的一切,孩子被杀的惨状历历在目,我和家人又一次陷入悲痛欲绝的状态中。屋里乱得无从下脚,我能接受所有的灰尘,能接受被公安部查封一年的现场发出的霉味,让我不能理解的是相关人员跟我说的:晚上11点蔡某在学习,晚上11点蔡某妈妈还在拖地收拾屋子。看到这样的家庭,怎么能教育出一个品德好的孩子?孩子的恶习是家长的责任,没有教育好孩子,就应代付出相应的法律责任!



后来法院打电话给田律师,说收到了凶手家的道歉信,在电话里读给我们听,信上说他家孩子怎么怎么做得不对,砸锅卖铁都要赔偿我家,话说得太漂亮了!可他们做了啥?我们什么也没看到。从孩子出事到现在,他家一直没有露面,就更别说赔偿了和道歉,如果有点良心和道德,还用我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吗?话说得再好听也没用,他家什么都没做。我跟律师共同商讨,要让他们在辽宁日报上公开道歉,要让所有关心孩子和支持我们的人知道,犯了错误不单单是道歉,更重要是解决方式,逃避了就什么也不发声吗?



申请判决强制执行时,法院问我们对方有什么财产,据我们了解,凶手家有不少财产,事发现场的房子是固定资产,在长兴市场还有摊位,此外在农村还有2个樱桃大棚和4间平房,我知道他们家条件不错后,我愤怒了,我真想知道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有什么样的背景,让我匪夷?



我提交了刑事诉讼后,下午省厅公安部来电话了,说周一给我们解决诉求,蔡某某父母是否参与做案和包庇,作为孩子母亲,孩子离开快一年了,希望早日给我们真相,让孩子早日入土为安!



13岁男孩家长拒绝道歉?



琪琪父母于2020年1月3日来到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正式提起民事诉讼。2020年5月9日上午,前述民事诉讼在沙河口区法院开庭。因涉及未成年人隐私,此案不公开审理,法院宣布择期宣判。当天被告蔡某某家属无一人出庭。经历两个多小时的庭审,法院宣布择期宣判。



2020年8月10日14时30分在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207法庭复庭宣判。判处蔡某某、庄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辽宁省级平面媒体上向原告小淇母亲及家人公开赔礼道歉(道歉内容需经法院审核),此外民事赔偿部分,判处蔡某某、庄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合计1286024元。



目前,女童遗体仍在殡仪馆,9个多月未等到一声道歉。女童的妈妈向媒体表示,不想在民事诉讼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希望继续在刑事部分作努力。



头条新闻


大连13岁男孩杀害10岁女孩案追踪:女孩母亲向法院申请强执



9月7日,大连10岁遇害女孩淇淇(化名)的母亲向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已受理该案。8月10日,法院判决男孩方赔偿原告128万余元,并公开赔礼道歉。但女孩母亲贺女士表示,案发至今,男孩家人始终没有露面。



2019年10月20日,13岁大连男孩蔡某某将10岁女孩淇淇杀害,并抛尸灌木丛。



新京报此前报道,2019年10月20日,13岁大连男孩蔡某某将在同小区内居住的10岁女孩小淇杀害,并抛尸灌木丛。因蔡某某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警方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对其进行3年收容教养。



今年1月,淇淇父母提出民事诉讼,认为蔡某某尚未成年,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蔡某某父母没有对其尽到监护义务,应当承担经济赔偿责任。但从开庭到宣判,被告方始终未到庭。



淇淇(化名)的母亲向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已受理该案。



8月10日,法院判决被告方赔偿原告128万余元,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在辽宁省级平面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



9月7日,淇淇的母亲贺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案发至今,蔡某某的家人始终没有露面,相关赔偿和道歉均未执行。



一桩桩一件件让人发指,这些是未成年人干的事吗?



却在未成年人保护伞下一次次逃脱惩罚。甚至还有些未成年人在实施犯罪时,公开表示:”不到14岁没事,不受刑事处罚!”民众怎能不为此愤怒?



如今有关”未成年人”、”校园暴力”等教育问题,已称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心理学上反复证明,一个人的成熟与否,与生理年龄无关,由其心理因素决定,这已经是大家普遍认可的事实。既如此,为何继续还在用”未成年人”四个字为罪恶开脱?事实上,如今大量网络信息以及激素食品,已让现在孩子脱离了生理年龄桎梏,当下的14岁,心理成熟完全超过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制定时,曾经70后、80后对是与非认知。



而16岁,则是一个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因此小编认为,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刑法对于刑事责任年龄标准也应该做以修改,降低刑事年龄的标杆,将完全刑事责任年龄定为13岁较为合理。13岁至18岁未成人犯罪继续由政府专门收容教养机构,譬如少管所等进行收容教养,18岁后转成人监狱,以此减少”少年恶魔”逃脱法律制裁的可能性,同时,对监护人加大处罚力度。



养和育是一个整体,将其拆分既是一种放纵也是一个隐患。当然,单纯只靠家长和学校任何一方面都力不从心,国家的干预很有必要。在具体实施上,最高人民法院可以授权省级高级人民法院结合地区实际处置未成年人犯罪问题,甚至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可以跨越生理年龄限制,特事特办,特罪特罚。



关注本站公众号,即可了解更多相关最新消息!

作者: 178留学网

178留学网,为留学提供万全之策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8留学网为你提供出国留学,留学中介,留学咨询,为您的前期准备,留学期间衣食住行保驾护航。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